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行业资讯

中国禁止缅甸木材非法涌入

2014-08-19来源:

“去年下半年已经受到影响,今年的木材生意可能会更难做了,主要是中国这边不
让办手续进来,但缅甸‘山兵’(克钦独立军)那边是能砍的。”在与缅甸克钦邦“拉
咱镇”一河之隔的云南省盈江县拉邦镇,云南籍木材商人郭超(化名)说,“当然如果
价格合适,我们会有办法弄到齐全的手续,因为缅甸那边的人需要钱,而中国这边的人
需要木材,一切问题都是钱的问题。” 
  
     2007年9月,在郭超长期生活和活动的拉邦口岸(镇)上,随处可见各种破旧的货车
成群地停放着,多的数以百计,其中许多是军队退役的“YANAN(延安)”卡车,“这种
车力量大,而且什么烂路都能开上去,在军队里通常是用来拖大炮打战的,而在没有象
样公路的缅甸森林里用它们最好。”他说。
  
   

郭超表示,目前是雨季,“属于木材生意的休息期”,而等到10月底11月初,砍伐
活动就可以开始了,“中国的人和汽车将成千上万地涌入缅甸,奔向森林”,一般到12 
月前后,那些巨大无比缅甸的木材就会被运到中缅边境的10多个大小口岸堆放,等待办
理手续进入中国云南,“每年2月前后木材运输就达到高潮了,一直延续到6、7月雨季来
临”。
  
     被称为“水稻与森林之国”的缅甸是世界主要的稻米输出国,其森林面积占国土面
积的一半以上,柚木储量占世界的90%以上。柚木是缅甸丛林里的珍稀树种,更是缅甸国
宝,其长期以来的国家政策都禁止砍伐。                                         
                                      

丰富资源的诱惑
  
    

2006年以前,经常出入滇西地区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印象:公路上成群结队的大货车
满载着巨大的原木或粗加工规格板材,一路从滇西方向向东行进,木材要么被直接运往
广东、福建等地区,要么在云南省楚雄市广通火车站被转装上火车运往中国各地。
  
    

“这些木材95%以上都是中国公司、老板与边界两边的官员勾结起来非法进口到中国
的,但是当地老百姓却没有从这种不正常的贸易中获得利益,因为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利
。这样的壮观场面已经延续了至少10多年,特别2000年后更是到达了高峰。”长期奔波
于缅中两国的福建籍陈老板说,“我们喜欢缅甸的木材,因为质地非常好,然后我们把
它们加工成各种家具、画框转手卖去了日本、美国。” 
  
    

陈老板说:“涉及木材生意的人都知道,这些年来许多中国商人都靠缅甸木材赚了
大钱,缅甸那些地方民族武装首领也赚了大钱,但是缅甸的森林也被砍得非常严重了。
” 
  
   

“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呢?在缅甸克钦邦和掸邦许多靠近中国边境云南省的地区,
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大点的树,许多山头基本上都变成了“和尚头”,如此不属于可
持续性采伐的情况令人触目惊心。如果一定要说还有树,那就是中国政府、商人为帮助
当地进行毒品替代种植所栽种的少量橡胶等经济林木。
  
     云南籍木材商人郭超说:“以前站在中国边境就可以看见对面缅甸茂密的森林,而
现在要看到森林,我们需要开着YANAN卡车在缅甸境内跑上六、七天,基本上到了密支那
城周边了,所以我们现在砍伐、运输木材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了。”       
  
    

缅甸北部与中国云南省及印度交界,由于其海拔高,日照充分,四季如春,拥有大
面积原始森林,树木全年都是均匀成长,因此木材木质细腻,结构均匀,造就了当地木
材优良的稳定性。来自广州市的木材老板巫先生说:“在前几年,广东市场上90%左右的
木门,原材料基本都是用的缅甸木材八宝树,番龙眼等。由于缅甸木材价格高于国内木
材,所以一些商人经常私下在云南当地买了许多便宜同类木材混杂其中卖往外地获取利
润。” 
  
    

缅甸北部的克钦邦,曾经生长着茂密的森林,这里是世界上柚木最丰富的地区。英
国统治时期,殖民者们使用了许多方法——甚至飞机在这里播种下了许多柚木树苗、树
种,以为许多年后可以得到丰美的利益回报。
  
    

随着1948年缅甸的独立,英国人被迫遗憾地离开了这个国家,并且无法带走他们曾
经播种下的柚树木。20世纪80年代以来,邻居中国渐渐崛起成为经济巨人,对原材料的
需求如饥似渴,其中就包括木材。于是,包括柚木在内的缅甸木材就开始被精明的中国
商人看在眼里,迅速以直接投资者和合作者的身份进入缅甸,“任何原始资源一经过中
国商人的手都会变成金钱”。
  
    

因为消费才会有贸易和砍伐。一边是发展的中国需要消费大量的木材,另一边是贫
穷的缅甸需要出卖资源来获得生存资本;尤其特别是,由于缅甸复杂的历史和国情,克
钦邦的许多地区处于“克钦独立军”、“克钦新民主军”等地方少数民族武装的控制之
下,这些武装时而与缅甸中央政府兵戎相见,时而和谈修生养息。无论怎样,双方都在
考虑着自己的利益,考虑着怎样扩大自己的实力和地盘,尤其作为各种地方民族武装而
言,短、平、快获取经济收入,是其维持武装继续生存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一些政
府军地方领导人同样不甘落后,也积极与中国商人进行“合作”,大肆开采当地木材等
原始资源。
  
    

合作就能获得利益的共识使缅甸的资源得以顺利进入中国,当然,除了木材外,中
国商人还对缅甸的黄金、宝石、玉石和矿产产生着“兴趣”,并且千方百计获取,将其
运往中国加工,然后销往全球市场。
  
    

如果想要知道中国商人从境外进口木材贸易中获得了多少收益,可以研究一下福建
省莆田市忠门木材经销商们创造的木业神话。他们从最早期带着家乡传统的手艺编蒸笼
走出家门,再到东北的大小兴安岭、西南原始森林经营木材,又到中国的邻居俄罗斯和
缅甸伐木运回国内,加工后再卖到欧美、日本人手中。莆田市忠门木材经销商们以三个
非凡阶段演绎了森林与财富的神话,据说目前全中国木材市场70%由他们在经营。
  
    

作为一直表示要“和平崛起”的中国,为显示与周边国家的睦邻姿态,多年来分别
与缅甸中央政府和克钦、掸邦等地区少数民族武装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尽管后者互相
之间一直虎视耽耽。2007年4月,由中国政府援建的“腾(冲)密(支那)公路”顺利通
车,更将云南省与缅甸克钦邦腹地的距离进一步拉近。